关闭
首页  »  日本伦理片  »  杂乱小说3第76部分
无需安装任何插件,免费在线播放
在线播放
剧情详情
剧情介绍

    杂乱小说3第76部分莫帆看了一眼眦生纹之张二春数层,张之下口,何言不言,过来,扶坐凳上,疑了一番,方才开口,“我今日见桃也,她生得好,其小毛与汝说之此事不认,我欲,桃一时短见,吾与点之间,其有欲明前汝卖之亦无奈之。……【”“其非在十年前与杨家进矣京师乎?”。”张二春点了头,抹了抹眦泪,抬头望莫帆问。莫帆止下,彼本不欲以杨家之事说与张二春听,惟最后,其受不住张二春求其目,低头把打闻言之。闻莫帆语,张二春紧问,“莫帆,今为此,汝言之得无虐桃兮?”。”“不也。二春叔而放乎。”莫帆言也,目有点虚,皆不敢对张二春望来之目,莫帆心明今日下午见桃身上之诸疮,定是被杨家虐过。只为安抚张二春此为女之父患,其不得已撒之ゥ。张二春大信莫帆言,其点也,因言日,“那就好,但桃不在杨家受欺,则其不以我与母皆无害也,要之有善则行。”“时间不早矣,汝亦早息,叔先归矣。”。”知女无事,轻者起身张二春,抚莫帆肩,去去莫家。第二天,张家村的村门有二乘,其徐止于张家屋下之小河。又下之长。在村里玩之苞数姊弟直与于二乘后,当其见二马车停在自己屋下也,即知其所以求自家,于是,小鬼数你追我赶之走归报信矣。“大姊,速,速出视,我,我家下止二乘,其,彼必是来寻我之。”。”喘着气走张含侧苞,挽手往外走出。诸鬼后继,见张苞执张含出,又反奔出。张含闻二妹这句话时苞,又有点迷,俟其出家门一望时,一眼便见小河边上一乘为李风爵素坐之乘,登时,一心入张含脑中,其口角装出一欢笑。其弛张苞之手,笑下,行至小河,两车车上而下人,一乘是李风爵。李风爵见下之张含,有点憔悴之色过喜,不过甚速,其面斯道喜又灭,其向来之张怀礼之笑曰,“小含,何以知我来汝家矣。”。”张含觑了一眼被左右扶下之一妇人,望李风爵曰,“汝一人,我诸弟妹而还言矣。”。”李风爵闻此语,又目其后数鬼,上摇首笑。当是时,一曰柔声自李风爵后作,“李公子,此君与臣言者张女!。”。”正望张含愕然之李风爵闻,收面之穷,转身向张含介,“小小含,此吾昨与卿云之周夫人。”。”“周夫人,汝!,余曰张含,迎汝至张家村。”。”一面张含曰之视周夫人曰。周夫人见张含此,不觉在心谓张含此十有六岁之幼女所服,其见乎多人,其第一次见一女子竟敢对她眼来言。“张女果有好气力,娇倩服。”。”周夫人眸中现赏,望张含自报之名。张含指在半山之张氏与周夫人云云,“不敢,周夫人,若不嫌张含之家,请与张含上聊!,行乎哉?”。”守在周夫人左右之二婢随张含指一望,见上竟是一座茅草屋,二人目中不露轻篾,并请周夫人呼,“夫人。”。”周夫人闻左右二婢之言,不待其言,周夫人伸一手止之将言之,面有容与之曰,“二君太不知礼也,昔我何教汝之,汝太使我望矣。”“夫人,原其命,小环,翠以后再不敢了。”。”二婢闻周夫人此语,则知夫人是在生之气也,其二自卖地周家时,遂与周夫人,二人之心皆明,一旦之夫人起气来,则非骂然矣,一顿皮肉之苦此同也。立于张含身后之数小者第一次见也,尤为苞与张黛,两面皆变惨白,其二至张含前,一人手挽,于瑟瑟栗。张含俯目侧二妹,眼中过忍,其二至于父前生,虽日过甚苦,而张二柱其于此数子则痛于心,未尝敢骂或打。幼为家人爱著之以见其二婢为周夫人此喝骂,不免心惧。向二婢眸中谓张氏之不目,张含非无见,虽其心亦有所生之二看低自家之气,不过,今见其为周夫人之大骂,张含心还真有点忍。张含欲开口说是周夫人,言至于口,又恐其与周夫才识,若因此遽开劝,亦不知有不取人不欢,于是,张含把目光望到李风爵此,用眼神示之以一下周夫人。李风爵也头,轻咳了一声,至周夫人,开口说,“周夫人,汝先消解,这两个丫头向来可是怕屈于子,乃观于其二谓尔忠之份上,饶之此一。”。”地上跪之二婢闻李风爵此,敏之接了上去,“王夫人,翠盖恐夫人屈,故言呼夫人之,翠求夫人命。”。”言讫,翠死之朝周夫人这里叩头。跪在翠侧之小环愣了下,而归过神,亦陪着小翠朝周夫人叩头,口中亦因命此语。周夫人黑着脸,厉之目痛者刊之二婢,侧身与云,“要我原二君亦可,但得张女原,此事吾不与汝两计矣。”。”二婢闻,视一眼,然后又哭又求之升张含侧,朝张含拚着叩谢,“张女,负,我求你原吾向谓君家之礼,负。”。”苞与张黛又惊了一跳,二人逃至张含后藏,张含顾目躲在身后之二妹,摇了摇头。“汝速起,我原尔是也。”。”张含传二扶起,望令两泪脸曰。见其死于周夫人叩头谢时,张含则已不生其二轻身家之气而已,回首看了一眼在半上之张,一座茅屋,亦伤人家之婢说眼矣,其今在下视,皆自觉一家住的是茅屋实挺破落之。当是时,周夫人上前拉住张含左,语带谢曰,“张娘子,向者吾二婢不识,犹幸勿介意方才好。”。”张含微微一笑,笑中溢诚,对曰,“周夫人,此事含儿不放在心上之,向二妹说得亦然也,我实有点之。”。”张含本欲言破之,而其终不忍于其居半载之家言二字。周夫人一面亲也抚张含左,“张女,我李娇倩此身未尝误人,吾信汝后必有益。”。”“那就谢周夫人此吉言矣,”张含笑随周曰。李风爵时咳了一声,与其手,“周夫人,小含,我是不该上坐徐言今日来见面之事。”。”其为不知人间之事,本方见,如今好得便与两姊妹也。张含与周夫人视一眼,然后呵呵一笑,过向此握,两人之心皆知金之性,张含见是周夫人是个豪爽之人性情,此性是其好之,今日,张含已稍待与周夫人合咸卵之生也。至张家,周夫人见张家屋,茅屋时,其色甚平,眸中不露一点嫌?,而于张含前夸张胜之宅善,尤宜此时住。周夫人见之使张含益爱之,置之辈坐庭,然后去了草厅内泡了一壶果酱水出。前日卖之果酱张含特留数斤在家里,即以待诸尊贵客之,平日家人都舍不得出饮。周夫人抿嘴喝了一口是红通通之水,作乐声,“诺,此味善闻,吾何饮之觉其如前萧家铺子卖之果酱??”。”见周夫人好饮,张含又为之加以,然后李风爵倒之,置竹筒后,开口说,周夫人,汝饮之即果酱泡之水。”。”李风爵饮碗之果酱水,抹了下著果酱之颐,笑与周夫人说,“周夫人,汝所知矣,萧家前日卖之果酱即自家此买来之。亦小含自知之。”“于!,真者乎?不意张女子竟甚,我家老爷闻听萧然,单是果酱此,其家乃获盆满钵盂兮。观之,今吾与李公子来,来谓之。”。”周夫人听了李风爵者,眼一亮,惊顾张含曰。张含只抿嘴笑,无开口,等周夫人以其碗里的水卒而后果酱,张含又前添了半碗,乃开口问,“周夫人,昨李大夫亦与余言矣,其曰子欲买家咸卵。”。”周夫人下手端着的果酱碗,受左右婢递来之帕,持拭了拭口角,然后开言,“是也,前日我在家吃过【室颓】【俺扔】杂乱小说3第76部分【伎叫】【促栏】莫帆看了一眼眦生纹之张二春数层,张之下口,何言不言,过来,扶坐凳上,疑了一番,方才开口,“我今日见桃也,她生得好,其小毛与汝说之此事不认,我欲,桃一时短见,吾与点之间,其有欲明前汝卖之亦无奈之。……【”“其非在十年前与杨家进矣京师乎?”。”张二春点了头,抹了抹眦泪,抬头望莫帆问。莫帆止下,彼本不欲以杨家之事说与张二春听,惟最后,其受不住张二春求其目,低头把打闻言之。闻莫帆语,张二春紧问,“莫帆,今为此,汝言之得无虐桃兮?”。”“不也。二春叔而放乎。”莫帆言也,目有点虚,皆不敢对张二春望来之目,莫帆心明今日下午见桃身上之诸疮,定是被杨家虐过。只为安抚张二春此为女之父患,其不得已撒之ゥ。张二春大信莫帆言,其点也,因言日,“那就好,但桃不在杨家受欺,则其不以我与母皆无害也,要之有善则行。”“时间不早矣,汝亦早息,叔先归矣。”。”知女无事,轻者起身张二春,抚莫帆肩,去去莫家。第二天,张家村的村门有二乘,其徐止于张家屋下之小河。又下之长。在村里玩之苞数姊弟直与于二乘后,当其见二马车停在自己屋下也,即知其所以求自家,于是,小鬼数你追我赶之走归报信矣。“大姊,速,速出视,我,我家下止二乘,其,彼必是来寻我之。”。”喘着气走张含侧苞,挽手往外走出。诸鬼后继,见张苞执张含出,又反奔出。张含闻二妹这句话时苞,又有点迷,俟其出家门一望时,一眼便见小河边上一乘为李风爵素坐之乘,登时,一心入张含脑中,其口角装出一欢笑。其弛张苞之手,笑下,行至小河,两车车上而下人,一乘是李风爵。李风爵见下之张含,有点憔悴之色过喜,不过甚速,其面斯道喜又灭,其向来之张怀礼之笑曰,“小含,何以知我来汝家矣。”。”张含觑了一眼被左右扶下之一妇人,望李风爵曰,“汝一人,我诸弟妹而还言矣。”。”李风爵闻此语,又目其后数鬼,上摇首笑。当是时,一曰柔声自李风爵后作,“李公子,此君与臣言者张女!。”。”正望张含愕然之李风爵闻,收面之穷,转身向张含介,“小小含,此吾昨与卿云之周夫人。”。”“周夫人,汝!,余曰张含,迎汝至张家村。”。”一面张含曰之视周夫人曰。周夫人见张含此,不觉在心谓张含此十有六岁之幼女所服,其见乎多人,其第一次见一女子竟敢对她眼来言。“张女果有好气力,娇倩服。”。”周夫人眸中现赏,望张含自报之名。张含指在半山之张氏与周夫人云云,“不敢,周夫人,若不嫌张含之家,请与张含上聊!,行乎哉?”。”守在周夫人左右之二婢随张含指一望,见上竟是一座茅草屋,二人目中不露轻篾,并请周夫人呼,“夫人。”。”周夫人闻左右二婢之言,不待其言,周夫人伸一手止之将言之,面有容与之曰,“二君太不知礼也,昔我何教汝之,汝太使我望矣。”“夫人,原其命,小环,翠以后再不敢了。”。”二婢闻周夫人此语,则知夫人是在生之气也,其二自卖地周家时,遂与周夫人,二人之心皆明,一旦之夫人起气来,则非骂然矣,一顿皮肉之苦此同也。立于张含身后之数小者第一次见也,尤为苞与张黛,两面皆变惨白,其二至张含前,一人手挽,于瑟瑟栗。张含俯目侧二妹,眼中过忍,其二至于父前生,虽日过甚苦,而张二柱其于此数子则痛于心,未尝敢骂或打。幼为家人爱著之以见其二婢为周夫人此喝骂,不免心惧。向二婢眸中谓张氏之不目,张含非无见,虽其心亦有所生之二看低自家之气,不过,今见其为周夫人之大骂,张含心还真有点忍。张含欲开口说是周夫人,言至于口,又恐其与周夫才识,若因此遽开劝,亦不知有不取人不欢,于是,张含把目光望到李风爵此,用眼神示之以一下周夫人。李风爵也头,轻咳了一声,至周夫人,开口说,“周夫人,汝先消解,这两个丫头向来可是怕屈于子,乃观于其二谓尔忠之份上,饶之此一。”。”地上跪之二婢闻李风爵此,敏之接了上去,“王夫人,翠盖恐夫人屈,故言呼夫人之,翠求夫人命。”。”言讫,翠死之朝周夫人这里叩头。跪在翠侧之小环愣了下,而归过神,亦陪着小翠朝周夫人叩头,口中亦因命此语。周夫人黑着脸,厉之目痛者刊之二婢,侧身与云,“要我原二君亦可,但得张女原,此事吾不与汝两计矣。”。”二婢闻,视一眼,然后又哭又求之升张含侧,朝张含拚着叩谢,“张女,负,我求你原吾向谓君家之礼,负。”。”苞与张黛又惊了一跳,二人逃至张含后藏,张含顾目躲在身后之二妹,摇了摇头。“汝速起,我原尔是也。”。”张含传二扶起,望令两泪脸曰。见其死于周夫人叩头谢时,张含则已不生其二轻身家之气而已,回首看了一眼在半上之张,一座茅屋,亦伤人家之婢说眼矣,其今在下视,皆自觉一家住的是茅屋实挺破落之。当是时,周夫人上前拉住张含左,语带谢曰,“张娘子,向者吾二婢不识,犹幸勿介意方才好。”。”张含微微一笑,笑中溢诚,对曰,“周夫人,此事含儿不放在心上之,向二妹说得亦然也,我实有点之。”。”张含本欲言破之,而其终不忍于其居半载之家言二字。周夫人一面亲也抚张含左,“张女,我李娇倩此身未尝误人,吾信汝后必有益。”。”“那就谢周夫人此吉言矣,”张含笑随周曰。李风爵时咳了一声,与其手,“周夫人,小含,我是不该上坐徐言今日来见面之事。”。”其为不知人间之事,本方见,如今好得便与两姊妹也。张含与周夫人视一眼,然后呵呵一笑,过向此握,两人之心皆知金之性,张含见是周夫人是个豪爽之人性情,此性是其好之,今日,张含已稍待与周夫人合咸卵之生也。至张家,周夫人见张家屋,茅屋时,其色甚平,眸中不露一点嫌?,而于张含前夸张胜之宅善,尤宜此时住。周夫人见之使张含益爱之,置之辈坐庭,然后去了草厅内泡了一壶果酱水出。前日卖之果酱张含特留数斤在家里,即以待诸尊贵客之,平日家人都舍不得出饮。周夫人抿嘴喝了一口是红通通之水,作乐声,“诺,此味善闻,吾何饮之觉其如前萧家铺子卖之果酱??”。”见周夫人好饮,张含又为之加以,然后李风爵倒之,置竹筒后,开口说,周夫人,汝饮之即果酱泡之水。”。”李风爵饮碗之果酱水,抹了下著果酱之颐,笑与周夫人说,“周夫人,汝所知矣,萧家前日卖之果酱即自家此买来之。亦小含自知之。”“于!,真者乎?不意张女子竟甚,我家老爷闻听萧然,单是果酱此,其家乃获盆满钵盂兮。观之,今吾与李公子来,来谓之。”。”周夫人听了李风爵者,眼一亮,惊顾张含曰。张含只抿嘴笑,无开口,等周夫人以其碗里的水卒而后果酱,张含又前添了半碗,乃开口问,“周夫人,昨李大夫亦与余言矣,其曰子欲买家咸卵。”。”周夫人下手端着的果酱碗,受左右婢递来之帕,持拭了拭口角,然后开言,“是也,前日我在家吃过

    莫帆看了一眼眦生纹之张二春数层,张之下口,何言不言,过来,扶坐凳上,疑了一番,方才开口,“我今日见桃也,她生得好,其小毛与汝说之此事不认,我欲,桃一时短见,吾与点之间,其有欲明前汝卖之亦无奈之。……【”“其非在十年前与杨家进矣京师乎?”。”张二春点了头,抹了抹眦泪,抬头望莫帆问。莫帆止下,彼本不欲以杨家之事说与张二春听,惟最后,其受不住张二春求其目,低头把打闻言之。闻莫帆语,张二春紧问,“莫帆,今为此,汝言之得无虐桃兮?”。”“不也。二春叔而放乎。”莫帆言也,目有点虚,皆不敢对张二春望来之目,莫帆心明今日下午见桃身上之诸疮,定是被杨家虐过。只为安抚张二春此为女之父患,其不得已撒之ゥ。张二春大信莫帆言,其点也,因言日,“那就好,但桃不在杨家受欺,则其不以我与母皆无害也,要之有善则行。”“时间不早矣,汝亦早息,叔先归矣。”。”知女无事,轻者起身张二春,抚莫帆肩,去去莫家。第二天,张家村的村门有二乘,其徐止于张家屋下之小河。又下之长。在村里玩之苞数姊弟直与于二乘后,当其见二马车停在自己屋下也,即知其所以求自家,于是,小鬼数你追我赶之走归报信矣。“大姊,速,速出视,我,我家下止二乘,其,彼必是来寻我之。”。”喘着气走张含侧苞,挽手往外走出。诸鬼后继,见张苞执张含出,又反奔出。张含闻二妹这句话时苞,又有点迷,俟其出家门一望时,一眼便见小河边上一乘为李风爵素坐之乘,登时,一心入张含脑中,其口角装出一欢笑。其弛张苞之手,笑下,行至小河,两车车上而下人,一乘是李风爵。李风爵见下之张含,有点憔悴之色过喜,不过甚速,其面斯道喜又灭,其向来之张怀礼之笑曰,“小含,何以知我来汝家矣。”。”张含觑了一眼被左右扶下之一妇人,望李风爵曰,“汝一人,我诸弟妹而还言矣。”。”李风爵闻此语,又目其后数鬼,上摇首笑。当是时,一曰柔声自李风爵后作,“李公子,此君与臣言者张女!。”。”正望张含愕然之李风爵闻,收面之穷,转身向张含介,“小小含,此吾昨与卿云之周夫人。”。”“周夫人,汝!,余曰张含,迎汝至张家村。”。”一面张含曰之视周夫人曰。周夫人见张含此,不觉在心谓张含此十有六岁之幼女所服,其见乎多人,其第一次见一女子竟敢对她眼来言。“张女果有好气力,娇倩服。”。”周夫人眸中现赏,望张含自报之名。张含指在半山之张氏与周夫人云云,“不敢,周夫人,若不嫌张含之家,请与张含上聊!,行乎哉?”。”守在周夫人左右之二婢随张含指一望,见上竟是一座茅草屋,二人目中不露轻篾,并请周夫人呼,“夫人。”。”周夫人闻左右二婢之言,不待其言,周夫人伸一手止之将言之,面有容与之曰,“二君太不知礼也,昔我何教汝之,汝太使我望矣。”“夫人,原其命,小环,翠以后再不敢了。”。”二婢闻周夫人此语,则知夫人是在生之气也,其二自卖地周家时,遂与周夫人,二人之心皆明,一旦之夫人起气来,则非骂然矣,一顿皮肉之苦此同也。立于张含身后之数小者第一次见也,尤为苞与张黛,两面皆变惨白,其二至张含前,一人手挽,于瑟瑟栗。张含俯目侧二妹,眼中过忍,其二至于父前生,虽日过甚苦,而张二柱其于此数子则痛于心,未尝敢骂或打。幼为家人爱著之以见其二婢为周夫人此喝骂,不免心惧。向二婢眸中谓张氏之不目,张含非无见,虽其心亦有所生之二看低自家之气,不过,今见其为周夫人之大骂,张含心还真有点忍。张含欲开口说是周夫人,言至于口,又恐其与周夫才识,若因此遽开劝,亦不知有不取人不欢,于是,张含把目光望到李风爵此,用眼神示之以一下周夫人。李风爵也头,轻咳了一声,至周夫人,开口说,“周夫人,汝先消解,这两个丫头向来可是怕屈于子,乃观于其二谓尔忠之份上,饶之此一。”。”地上跪之二婢闻李风爵此,敏之接了上去,“王夫人,翠盖恐夫人屈,故言呼夫人之,翠求夫人命。”。”言讫,翠死之朝周夫人这里叩头。跪在翠侧之小环愣了下,而归过神,亦陪着小翠朝周夫人叩头,口中亦因命此语。周夫人黑着脸,厉之目痛者刊之二婢,侧身与云,“要我原二君亦可,但得张女原,此事吾不与汝两计矣。”。”二婢闻,视一眼,然后又哭又求之升张含侧,朝张含拚着叩谢,“张女,负,我求你原吾向谓君家之礼,负。”。”苞与张黛又惊了一跳,二人逃至张含后藏,张含顾目躲在身后之二妹,摇了摇头。“汝速起,我原尔是也。”。”张含传二扶起,望令两泪脸曰。见其死于周夫人叩头谢时,张含则已不生其二轻身家之气而已,回首看了一眼在半上之张,一座茅屋,亦伤人家之婢说眼矣,其今在下视,皆自觉一家住的是茅屋实挺破落之。当是时,周夫人上前拉住张含左,语带谢曰,“张娘子,向者吾二婢不识,犹幸勿介意方才好。”。”张含微微一笑,笑中溢诚,对曰,“周夫人,此事含儿不放在心上之,向二妹说得亦然也,我实有点之。”。”张含本欲言破之,而其终不忍于其居半载之家言二字。周夫人一面亲也抚张含左,“张女,我李娇倩此身未尝误人,吾信汝后必有益。”。”“那就谢周夫人此吉言矣,”张含笑随周曰。李风爵时咳了一声,与其手,“周夫人,小含,我是不该上坐徐言今日来见面之事。”。”其为不知人间之事,本方见,如今好得便与两姊妹也。张含与周夫人视一眼,然后呵呵一笑,过向此握,两人之心皆知金之性,张含见是周夫人是个豪爽之人性情,此性是其好之,今日,张含已稍待与周夫人合咸卵之生也。至张家,周夫人见张家屋,茅屋时,其色甚平,眸中不露一点嫌?,而于张含前夸张胜之宅善,尤宜此时住。周夫人见之使张含益爱之,置之辈坐庭,然后去了草厅内泡了一壶果酱水出。前日卖之果酱张含特留数斤在家里,即以待诸尊贵客之,平日家人都舍不得出饮。周夫人抿嘴喝了一口是红通通之水,作乐声,“诺,此味善闻,吾何饮之觉其如前萧家铺子卖之果酱??”。”见周夫人好饮,张含又为之加以,然后李风爵倒之,置竹筒后,开口说,周夫人,汝饮之即果酱泡之水。”。”李风爵饮碗之果酱水,抹了下著果酱之颐,笑与周夫人说,“周夫人,汝所知矣,萧家前日卖之果酱即自家此买来之。亦小含自知之。”“于!,真者乎?不意张女子竟甚,我家老爷闻听萧然,单是果酱此,其家乃获盆满钵盂兮。观之,今吾与李公子来,来谓之。”。”周夫人听了李风爵者,眼一亮,惊顾张含曰。张含只抿嘴笑,无开口,等周夫人以其碗里的水卒而后果酱,张含又前添了半碗,乃开口问,“周夫人,昨李大夫亦与余言矣,其曰子欲买家咸卵。”。”周夫人下手端着的果酱碗,受左右婢递来之帕,持拭了拭口角,然后开言,“是也,前日我在家吃过【蟹啬】【弥辖】杂乱小说3第76部分【抠妇】【扑日】杂乱小说3第76部分杂乱小说3第76部分莫帆看了一眼眦生纹之张二春数层,张之下口,何言不言,过来,扶坐凳上,疑了一番,方才开口,“我今日见桃也,她生得好,其小毛与汝说之此事不认,我欲,桃一时短见,吾与点之间,其有欲明前汝卖之亦无奈之。……【”“其非在十年前与杨家进矣京师乎?”。”张二春点了头,抹了抹眦泪,抬头望莫帆问。莫帆止下,彼本不欲以杨家之事说与张二春听,惟最后,其受不住张二春求其目,低头把打闻言之。闻莫帆语,张二春紧问,“莫帆,今为此,汝言之得无虐桃兮?”。”“不也。二春叔而放乎。”莫帆言也,目有点虚,皆不敢对张二春望来之目,莫帆心明今日下午见桃身上之诸疮,定是被杨家虐过。只为安抚张二春此为女之父患,其不得已撒之ゥ。张二春大信莫帆言,其点也,因言日,“那就好,但桃不在杨家受欺,则其不以我与母皆无害也,要之有善则行。”“时间不早矣,汝亦早息,叔先归矣。”。”知女无事,轻者起身张二春,抚莫帆肩,去去莫家。第二天,张家村的村门有二乘,其徐止于张家屋下之小河。又下之长。在村里玩之苞数姊弟直与于二乘后,当其见二马车停在自己屋下也,即知其所以求自家,于是,小鬼数你追我赶之走归报信矣。“大姊,速,速出视,我,我家下止二乘,其,彼必是来寻我之。”。”喘着气走张含侧苞,挽手往外走出。诸鬼后继,见张苞执张含出,又反奔出。张含闻二妹这句话时苞,又有点迷,俟其出家门一望时,一眼便见小河边上一乘为李风爵素坐之乘,登时,一心入张含脑中,其口角装出一欢笑。其弛张苞之手,笑下,行至小河,两车车上而下人,一乘是李风爵。李风爵见下之张含,有点憔悴之色过喜,不过甚速,其面斯道喜又灭,其向来之张怀礼之笑曰,“小含,何以知我来汝家矣。”。”张含觑了一眼被左右扶下之一妇人,望李风爵曰,“汝一人,我诸弟妹而还言矣。”。”李风爵闻此语,又目其后数鬼,上摇首笑。当是时,一曰柔声自李风爵后作,“李公子,此君与臣言者张女!。”。”正望张含愕然之李风爵闻,收面之穷,转身向张含介,“小小含,此吾昨与卿云之周夫人。”。”“周夫人,汝!,余曰张含,迎汝至张家村。”。”一面张含曰之视周夫人曰。周夫人见张含此,不觉在心谓张含此十有六岁之幼女所服,其见乎多人,其第一次见一女子竟敢对她眼来言。“张女果有好气力,娇倩服。”。”周夫人眸中现赏,望张含自报之名。张含指在半山之张氏与周夫人云云,“不敢,周夫人,若不嫌张含之家,请与张含上聊!,行乎哉?”。”守在周夫人左右之二婢随张含指一望,见上竟是一座茅草屋,二人目中不露轻篾,并请周夫人呼,“夫人。”。”周夫人闻左右二婢之言,不待其言,周夫人伸一手止之将言之,面有容与之曰,“二君太不知礼也,昔我何教汝之,汝太使我望矣。”“夫人,原其命,小环,翠以后再不敢了。”。”二婢闻周夫人此语,则知夫人是在生之气也,其二自卖地周家时,遂与周夫人,二人之心皆明,一旦之夫人起气来,则非骂然矣,一顿皮肉之苦此同也。立于张含身后之数小者第一次见也,尤为苞与张黛,两面皆变惨白,其二至张含前,一人手挽,于瑟瑟栗。张含俯目侧二妹,眼中过忍,其二至于父前生,虽日过甚苦,而张二柱其于此数子则痛于心,未尝敢骂或打。幼为家人爱著之以见其二婢为周夫人此喝骂,不免心惧。向二婢眸中谓张氏之不目,张含非无见,虽其心亦有所生之二看低自家之气,不过,今见其为周夫人之大骂,张含心还真有点忍。张含欲开口说是周夫人,言至于口,又恐其与周夫才识,若因此遽开劝,亦不知有不取人不欢,于是,张含把目光望到李风爵此,用眼神示之以一下周夫人。李风爵也头,轻咳了一声,至周夫人,开口说,“周夫人,汝先消解,这两个丫头向来可是怕屈于子,乃观于其二谓尔忠之份上,饶之此一。”。”地上跪之二婢闻李风爵此,敏之接了上去,“王夫人,翠盖恐夫人屈,故言呼夫人之,翠求夫人命。”。”言讫,翠死之朝周夫人这里叩头。跪在翠侧之小环愣了下,而归过神,亦陪着小翠朝周夫人叩头,口中亦因命此语。周夫人黑着脸,厉之目痛者刊之二婢,侧身与云,“要我原二君亦可,但得张女原,此事吾不与汝两计矣。”。”二婢闻,视一眼,然后又哭又求之升张含侧,朝张含拚着叩谢,“张女,负,我求你原吾向谓君家之礼,负。”。”苞与张黛又惊了一跳,二人逃至张含后藏,张含顾目躲在身后之二妹,摇了摇头。“汝速起,我原尔是也。”。”张含传二扶起,望令两泪脸曰。见其死于周夫人叩头谢时,张含则已不生其二轻身家之气而已,回首看了一眼在半上之张,一座茅屋,亦伤人家之婢说眼矣,其今在下视,皆自觉一家住的是茅屋实挺破落之。当是时,周夫人上前拉住张含左,语带谢曰,“张娘子,向者吾二婢不识,犹幸勿介意方才好。”。”张含微微一笑,笑中溢诚,对曰,“周夫人,此事含儿不放在心上之,向二妹说得亦然也,我实有点之。”。”张含本欲言破之,而其终不忍于其居半载之家言二字。周夫人一面亲也抚张含左,“张女,我李娇倩此身未尝误人,吾信汝后必有益。”。”“那就谢周夫人此吉言矣,”张含笑随周曰。李风爵时咳了一声,与其手,“周夫人,小含,我是不该上坐徐言今日来见面之事。”。”其为不知人间之事,本方见,如今好得便与两姊妹也。张含与周夫人视一眼,然后呵呵一笑,过向此握,两人之心皆知金之性,张含见是周夫人是个豪爽之人性情,此性是其好之,今日,张含已稍待与周夫人合咸卵之生也。至张家,周夫人见张家屋,茅屋时,其色甚平,眸中不露一点嫌?,而于张含前夸张胜之宅善,尤宜此时住。周夫人见之使张含益爱之,置之辈坐庭,然后去了草厅内泡了一壶果酱水出。前日卖之果酱张含特留数斤在家里,即以待诸尊贵客之,平日家人都舍不得出饮。周夫人抿嘴喝了一口是红通通之水,作乐声,“诺,此味善闻,吾何饮之觉其如前萧家铺子卖之果酱??”。”见周夫人好饮,张含又为之加以,然后李风爵倒之,置竹筒后,开口说,周夫人,汝饮之即果酱泡之水。”。”李风爵饮碗之果酱水,抹了下著果酱之颐,笑与周夫人说,“周夫人,汝所知矣,萧家前日卖之果酱即自家此买来之。亦小含自知之。”“于!,真者乎?不意张女子竟甚,我家老爷闻听萧然,单是果酱此,其家乃获盆满钵盂兮。观之,今吾与李公子来,来谓之。”。”周夫人听了李风爵者,眼一亮,惊顾张含曰。张含只抿嘴笑,无开口,等周夫人以其碗里的水卒而后果酱,张含又前添了半碗,乃开口问,“周夫人,昨李大夫亦与余言矣,其曰子欲买家咸卵。”。”周夫人下手端着的果酱碗,受左右婢递来之帕,持拭了拭口角,然后开言,“是也,前日我在家吃过

    莫帆看了一眼眦生纹之张二春数层,张之下口,何言不言,过来,扶坐凳上,疑了一番,方才开口,“我今日见桃也,她生得好,其小毛与汝说之此事不认,我欲,桃一时短见,吾与点之间,其有欲明前汝卖之亦无奈之。……【”“其非在十年前与杨家进矣京师乎?”。”张二春点了头,抹了抹眦泪,抬头望莫帆问。莫帆止下,彼本不欲以杨家之事说与张二春听,惟最后,其受不住张二春求其目,低头把打闻言之。闻莫帆语,张二春紧问,“莫帆,今为此,汝言之得无虐桃兮?”。”“不也。二春叔而放乎。”莫帆言也,目有点虚,皆不敢对张二春望来之目,莫帆心明今日下午见桃身上之诸疮,定是被杨家虐过。只为安抚张二春此为女之父患,其不得已撒之ゥ。张二春大信莫帆言,其点也,因言日,“那就好,但桃不在杨家受欺,则其不以我与母皆无害也,要之有善则行。”“时间不早矣,汝亦早息,叔先归矣。”。”知女无事,轻者起身张二春,抚莫帆肩,去去莫家。第二天,张家村的村门有二乘,其徐止于张家屋下之小河。又下之长。在村里玩之苞数姊弟直与于二乘后,当其见二马车停在自己屋下也,即知其所以求自家,于是,小鬼数你追我赶之走归报信矣。“大姊,速,速出视,我,我家下止二乘,其,彼必是来寻我之。”。”喘着气走张含侧苞,挽手往外走出。诸鬼后继,见张苞执张含出,又反奔出。张含闻二妹这句话时苞,又有点迷,俟其出家门一望时,一眼便见小河边上一乘为李风爵素坐之乘,登时,一心入张含脑中,其口角装出一欢笑。其弛张苞之手,笑下,行至小河,两车车上而下人,一乘是李风爵。李风爵见下之张含,有点憔悴之色过喜,不过甚速,其面斯道喜又灭,其向来之张怀礼之笑曰,“小含,何以知我来汝家矣。”。”张含觑了一眼被左右扶下之一妇人,望李风爵曰,“汝一人,我诸弟妹而还言矣。”。”李风爵闻此语,又目其后数鬼,上摇首笑。当是时,一曰柔声自李风爵后作,“李公子,此君与臣言者张女!。”。”正望张含愕然之李风爵闻,收面之穷,转身向张含介,“小小含,此吾昨与卿云之周夫人。”。”“周夫人,汝!,余曰张含,迎汝至张家村。”。”一面张含曰之视周夫人曰。周夫人见张含此,不觉在心谓张含此十有六岁之幼女所服,其见乎多人,其第一次见一女子竟敢对她眼来言。“张女果有好气力,娇倩服。”。”周夫人眸中现赏,望张含自报之名。张含指在半山之张氏与周夫人云云,“不敢,周夫人,若不嫌张含之家,请与张含上聊!,行乎哉?”。”守在周夫人左右之二婢随张含指一望,见上竟是一座茅草屋,二人目中不露轻篾,并请周夫人呼,“夫人。”。”周夫人闻左右二婢之言,不待其言,周夫人伸一手止之将言之,面有容与之曰,“二君太不知礼也,昔我何教汝之,汝太使我望矣。”“夫人,原其命,小环,翠以后再不敢了。”。”二婢闻周夫人此语,则知夫人是在生之气也,其二自卖地周家时,遂与周夫人,二人之心皆明,一旦之夫人起气来,则非骂然矣,一顿皮肉之苦此同也。立于张含身后之数小者第一次见也,尤为苞与张黛,两面皆变惨白,其二至张含前,一人手挽,于瑟瑟栗。张含俯目侧二妹,眼中过忍,其二至于父前生,虽日过甚苦,而张二柱其于此数子则痛于心,未尝敢骂或打。幼为家人爱著之以见其二婢为周夫人此喝骂,不免心惧。向二婢眸中谓张氏之不目,张含非无见,虽其心亦有所生之二看低自家之气,不过,今见其为周夫人之大骂,张含心还真有点忍。张含欲开口说是周夫人,言至于口,又恐其与周夫才识,若因此遽开劝,亦不知有不取人不欢,于是,张含把目光望到李风爵此,用眼神示之以一下周夫人。李风爵也头,轻咳了一声,至周夫人,开口说,“周夫人,汝先消解,这两个丫头向来可是怕屈于子,乃观于其二谓尔忠之份上,饶之此一。”。”地上跪之二婢闻李风爵此,敏之接了上去,“王夫人,翠盖恐夫人屈,故言呼夫人之,翠求夫人命。”。”言讫,翠死之朝周夫人这里叩头。跪在翠侧之小环愣了下,而归过神,亦陪着小翠朝周夫人叩头,口中亦因命此语。周夫人黑着脸,厉之目痛者刊之二婢,侧身与云,“要我原二君亦可,但得张女原,此事吾不与汝两计矣。”。”二婢闻,视一眼,然后又哭又求之升张含侧,朝张含拚着叩谢,“张女,负,我求你原吾向谓君家之礼,负。”。”苞与张黛又惊了一跳,二人逃至张含后藏,张含顾目躲在身后之二妹,摇了摇头。“汝速起,我原尔是也。”。”张含传二扶起,望令两泪脸曰。见其死于周夫人叩头谢时,张含则已不生其二轻身家之气而已,回首看了一眼在半上之张,一座茅屋,亦伤人家之婢说眼矣,其今在下视,皆自觉一家住的是茅屋实挺破落之。当是时,周夫人上前拉住张含左,语带谢曰,“张娘子,向者吾二婢不识,犹幸勿介意方才好。”。”张含微微一笑,笑中溢诚,对曰,“周夫人,此事含儿不放在心上之,向二妹说得亦然也,我实有点之。”。”张含本欲言破之,而其终不忍于其居半载之家言二字。周夫人一面亲也抚张含左,“张女,我李娇倩此身未尝误人,吾信汝后必有益。”。”“那就谢周夫人此吉言矣,”张含笑随周曰。李风爵时咳了一声,与其手,“周夫人,小含,我是不该上坐徐言今日来见面之事。”。”其为不知人间之事,本方见,如今好得便与两姊妹也。张含与周夫人视一眼,然后呵呵一笑,过向此握,两人之心皆知金之性,张含见是周夫人是个豪爽之人性情,此性是其好之,今日,张含已稍待与周夫人合咸卵之生也。至张家,周夫人见张家屋,茅屋时,其色甚平,眸中不露一点嫌?,而于张含前夸张胜之宅善,尤宜此时住。周夫人见之使张含益爱之,置之辈坐庭,然后去了草厅内泡了一壶果酱水出。前日卖之果酱张含特留数斤在家里,即以待诸尊贵客之,平日家人都舍不得出饮。周夫人抿嘴喝了一口是红通通之水,作乐声,“诺,此味善闻,吾何饮之觉其如前萧家铺子卖之果酱??”。”见周夫人好饮,张含又为之加以,然后李风爵倒之,置竹筒后,开口说,周夫人,汝饮之即果酱泡之水。”。”李风爵饮碗之果酱水,抹了下著果酱之颐,笑与周夫人说,“周夫人,汝所知矣,萧家前日卖之果酱即自家此买来之。亦小含自知之。”“于!,真者乎?不意张女子竟甚,我家老爷闻听萧然,单是果酱此,其家乃获盆满钵盂兮。观之,今吾与李公子来,来谓之。”。”周夫人听了李风爵者,眼一亮,惊顾张含曰。张含只抿嘴笑,无开口,等周夫人以其碗里的水卒而后果酱,张含又前添了半碗,乃开口问,“周夫人,昨李大夫亦与余言矣,其曰子欲买家咸卵。”。”周夫人下手端着的果酱碗,受左右婢递来之帕,持拭了拭口角,然后开言,“是也,前日我在家吃过【说来】杂乱小说3第76部分【棕刀】【匝谓】【舜雇】莫帆看了一眼眦生纹之张二春数层,张之下口,何言不言,过来,扶坐凳上,疑了一番,方才开口,“我今日见桃也,她生得好,其小毛与汝说之此事不认,我欲,桃一时短见,吾与点之间,其有欲明前汝卖之亦无奈之。……【”“其非在十年前与杨家进矣京师乎?”。”张二春点了头,抹了抹眦泪,抬头望莫帆问。莫帆止下,彼本不欲以杨家之事说与张二春听,惟最后,其受不住张二春求其目,低头把打闻言之。闻莫帆语,张二春紧问,“莫帆,今为此,汝言之得无虐桃兮?”。”“不也。二春叔而放乎。”莫帆言也,目有点虚,皆不敢对张二春望来之目,莫帆心明今日下午见桃身上之诸疮,定是被杨家虐过。只为安抚张二春此为女之父患,其不得已撒之ゥ。张二春大信莫帆言,其点也,因言日,“那就好,但桃不在杨家受欺,则其不以我与母皆无害也,要之有善则行。”“时间不早矣,汝亦早息,叔先归矣。”。”知女无事,轻者起身张二春,抚莫帆肩,去去莫家。第二天,张家村的村门有二乘,其徐止于张家屋下之小河。又下之长。在村里玩之苞数姊弟直与于二乘后,当其见二马车停在自己屋下也,即知其所以求自家,于是,小鬼数你追我赶之走归报信矣。“大姊,速,速出视,我,我家下止二乘,其,彼必是来寻我之。”。”喘着气走张含侧苞,挽手往外走出。诸鬼后继,见张苞执张含出,又反奔出。张含闻二妹这句话时苞,又有点迷,俟其出家门一望时,一眼便见小河边上一乘为李风爵素坐之乘,登时,一心入张含脑中,其口角装出一欢笑。其弛张苞之手,笑下,行至小河,两车车上而下人,一乘是李风爵。李风爵见下之张含,有点憔悴之色过喜,不过甚速,其面斯道喜又灭,其向来之张怀礼之笑曰,“小含,何以知我来汝家矣。”。”张含觑了一眼被左右扶下之一妇人,望李风爵曰,“汝一人,我诸弟妹而还言矣。”。”李风爵闻此语,又目其后数鬼,上摇首笑。当是时,一曰柔声自李风爵后作,“李公子,此君与臣言者张女!。”。”正望张含愕然之李风爵闻,收面之穷,转身向张含介,“小小含,此吾昨与卿云之周夫人。”。”“周夫人,汝!,余曰张含,迎汝至张家村。”。”一面张含曰之视周夫人曰。周夫人见张含此,不觉在心谓张含此十有六岁之幼女所服,其见乎多人,其第一次见一女子竟敢对她眼来言。“张女果有好气力,娇倩服。”。”周夫人眸中现赏,望张含自报之名。张含指在半山之张氏与周夫人云云,“不敢,周夫人,若不嫌张含之家,请与张含上聊!,行乎哉?”。”守在周夫人左右之二婢随张含指一望,见上竟是一座茅草屋,二人目中不露轻篾,并请周夫人呼,“夫人。”。”周夫人闻左右二婢之言,不待其言,周夫人伸一手止之将言之,面有容与之曰,“二君太不知礼也,昔我何教汝之,汝太使我望矣。”“夫人,原其命,小环,翠以后再不敢了。”。”二婢闻周夫人此语,则知夫人是在生之气也,其二自卖地周家时,遂与周夫人,二人之心皆明,一旦之夫人起气来,则非骂然矣,一顿皮肉之苦此同也。立于张含身后之数小者第一次见也,尤为苞与张黛,两面皆变惨白,其二至张含前,一人手挽,于瑟瑟栗。张含俯目侧二妹,眼中过忍,其二至于父前生,虽日过甚苦,而张二柱其于此数子则痛于心,未尝敢骂或打。幼为家人爱著之以见其二婢为周夫人此喝骂,不免心惧。向二婢眸中谓张氏之不目,张含非无见,虽其心亦有所生之二看低自家之气,不过,今见其为周夫人之大骂,张含心还真有点忍。张含欲开口说是周夫人,言至于口,又恐其与周夫才识,若因此遽开劝,亦不知有不取人不欢,于是,张含把目光望到李风爵此,用眼神示之以一下周夫人。李风爵也头,轻咳了一声,至周夫人,开口说,“周夫人,汝先消解,这两个丫头向来可是怕屈于子,乃观于其二谓尔忠之份上,饶之此一。”。”地上跪之二婢闻李风爵此,敏之接了上去,“王夫人,翠盖恐夫人屈,故言呼夫人之,翠求夫人命。”。”言讫,翠死之朝周夫人这里叩头。跪在翠侧之小环愣了下,而归过神,亦陪着小翠朝周夫人叩头,口中亦因命此语。周夫人黑着脸,厉之目痛者刊之二婢,侧身与云,“要我原二君亦可,但得张女原,此事吾不与汝两计矣。”。”二婢闻,视一眼,然后又哭又求之升张含侧,朝张含拚着叩谢,“张女,负,我求你原吾向谓君家之礼,负。”。”苞与张黛又惊了一跳,二人逃至张含后藏,张含顾目躲在身后之二妹,摇了摇头。“汝速起,我原尔是也。”。”张含传二扶起,望令两泪脸曰。见其死于周夫人叩头谢时,张含则已不生其二轻身家之气而已,回首看了一眼在半上之张,一座茅屋,亦伤人家之婢说眼矣,其今在下视,皆自觉一家住的是茅屋实挺破落之。当是时,周夫人上前拉住张含左,语带谢曰,“张娘子,向者吾二婢不识,犹幸勿介意方才好。”。”张含微微一笑,笑中溢诚,对曰,“周夫人,此事含儿不放在心上之,向二妹说得亦然也,我实有点之。”。”张含本欲言破之,而其终不忍于其居半载之家言二字。周夫人一面亲也抚张含左,“张女,我李娇倩此身未尝误人,吾信汝后必有益。”。”“那就谢周夫人此吉言矣,”张含笑随周曰。李风爵时咳了一声,与其手,“周夫人,小含,我是不该上坐徐言今日来见面之事。”。”其为不知人间之事,本方见,如今好得便与两姊妹也。张含与周夫人视一眼,然后呵呵一笑,过向此握,两人之心皆知金之性,张含见是周夫人是个豪爽之人性情,此性是其好之,今日,张含已稍待与周夫人合咸卵之生也。至张家,周夫人见张家屋,茅屋时,其色甚平,眸中不露一点嫌?,而于张含前夸张胜之宅善,尤宜此时住。周夫人见之使张含益爱之,置之辈坐庭,然后去了草厅内泡了一壶果酱水出。前日卖之果酱张含特留数斤在家里,即以待诸尊贵客之,平日家人都舍不得出饮。周夫人抿嘴喝了一口是红通通之水,作乐声,“诺,此味善闻,吾何饮之觉其如前萧家铺子卖之果酱??”。”见周夫人好饮,张含又为之加以,然后李风爵倒之,置竹筒后,开口说,周夫人,汝饮之即果酱泡之水。”。”李风爵饮碗之果酱水,抹了下著果酱之颐,笑与周夫人说,“周夫人,汝所知矣,萧家前日卖之果酱即自家此买来之。亦小含自知之。”“于!,真者乎?不意张女子竟甚,我家老爷闻听萧然,单是果酱此,其家乃获盆满钵盂兮。观之,今吾与李公子来,来谓之。”。”周夫人听了李风爵者,眼一亮,惊顾张含曰。张含只抿嘴笑,无开口,等周夫人以其碗里的水卒而后果酱,张含又前添了半碗,乃开口问,“周夫人,昨李大夫亦与余言矣,其曰子欲买家咸卵。”。”周夫人下手端着的果酱碗,受左右婢递来之帕,持拭了拭口角,然后开言,“是也,前日我在家吃过杂乱小说3第76部分

推荐观看:傥傩杂乱小说3第76部分亚洲极美女高清视频
上一篇:人禽杂交H文 下一篇:床震吻胸吃胸视频大全